猫猫白白

我爱oner

【洋灵】霸道王爷的小甜心(二)

短小更新😛





二:

或许真的是灵超的祈愿成真,成婚后的日子确实过得还不错。木子洋府里没有乱七八糟的侍妾丫头,下人也都听话不欺主,吃穿用度也都是他以前在侯府没享受过得,木子洋也不常来他这里,他也正好落得清净,木子洋对他也不错,他的要求一概都给与满足,日子过得还算舒心。


唯有一件事,他们还没圆房。


府里的老嬷嬷在他耳边唠叨个不停,听的灵超头都大了。可这个事灵超说了也不算啊,木子洋不怎么来他的院子,来了也是和衣抱着他睡什么也不做,况且,灵超害怕。


他嫁过来之前母亲跟他说过男子之间要做这种事总是要多承受一些的,疼就忍着。灵超觉得既然他都不碰我我也不用忍疼不是更好,老嬷嬷的话也是左耳进右耳出。灵超想,反正我是三皇子妃,她总不能对我做什么。却不知老嬷嬷想,他们再不圆房她就没法跟皇上交代了她也得和三皇子提这个事了。


灵超过门已经有一个月了,本就是十五六的少年,在发现这里对他不像在侯府那般管束而且还很不错之后逐渐暴露出了本性,活泼的很。


并且他发现一个规律,每月连着三五天木子洋会出去喝酒看戏,在这之后的两三天木子洋都会让一些人秘密进到府里然后他们到书房里不知道讨论什么,这是他在花园里捉兔子爬到假山上看到有人从假山后的密道里出来后慢慢观察发现的。灵超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但潜意识认为还是离得远点比较好,并且根据这个规律,木子洋在府里他就在府里,他出去他便可以溜出去玩,外面的人也不知道他是谁,只要不遇到木子洋就好。


这事啊就是怕寻思,越寻思越容易成真。


这天,灵超听着木子洋出门的声,换好了衣服翻着墙头溜了出去。京城的大街上日日都是这般热闹,但灵超每次看每次都觉得高兴,今天下午杏花楼最有名的青衣要唱新的戏了,灵超之前跑出来的时候听过一次就念念不忘,这次肯定要去听一听的。


灵超坐在戏台下听的认真,殊不知楼上茶廊里有人也在看着他。


“三爷,您看,那是不是三皇妃?”


“嗯,我看到了,真调皮。”木子洋眯起眼睛,挑起嘴角,露出猫一样的神情,看着很愉悦的样子。


……


听完戏灵超还意犹未尽,偷偷溜进后台,想去见一见那个青衣,后台人们都很匆忙,没人理他,他就悄悄的乱窜,看到挂在架子上的戏服灵超心思一动。等灵超换好衣服出来却不料看到了木子洋坐在椅子上好像在等着他。


【灵洋】大明星的小狼狗

小狼狗灵×大明星洋

傻白甜,短小无脑文,看个乐吧




木子洋是当红明星,发个微博就会上热搜的那种。灵超是木子洋的学弟也是忠实粉丝,连他喝咖啡加几分糖都知道那种。



木子洋回学校参加周年庆典的时候看到了灵超,小朋友的眼睛亮晶晶的一直盯着他,想看不到都难。

活动结束木子洋往外走遇到了找他要签名的灵超,给完签名后,鬼使神差的问他你要不要给我当助理。灵超愣了一瞬立刻点头,要!


从此木子洋就多了一个小尾巴助理,每天跟在他身后喊洋哥!口渴了还没说话水就递过来了,冷了还没哆嗦衣服就披上来了,饿了还没张嘴饭就端过来了,就连自己微博小号每天都不间断的帮自己签到。木子洋被灵超照顾的觉得自己快要生活不能自理了,自觉挖到宝了,不仅会照顾人还长得好看。

我出钱,出我的钱,给他加工资!

嘿嘿,真好!


灵超也觉得自己开心的要冒泡了。

他从木子洋出道开始就粉他,他的每一次公开行程都会跟,每个活动都不落下,粉圈都知道木子洋有一个长得特别好看的男粉,后来立志考到了同一所大学,灵超觉得他们的距离更近了。不过他做梦也没想到能给木子洋当助理,每天叫木子洋起床,看他起床气嘟着嘴,可爱。看他看沙雕视频笑出鹅叫,可爱。看他工作时认真的样子,帅!

近距离追星,还有工资拿,嘿嘿,真好!


转眼灵超就跟木子洋一年多了,木子洋也对灵超越来越没有防备,所以,当木子洋被灵超压在身下挣不开的时候才发现,不对啊,小崽子什么时候劲这么大了。


不对啊,不是应该是他怎么把我推到了吗?不过没多久木子洋就不这么想了,他开始想小崽子吻技这么好吗!有点舒服啊!那我就大人有大量不计较你把我推到了!


过一会,木子洋环着灵超的脖子嗯嗯啊啊,他想,以后工作的时候有男朋友照顾了,真好!

翻相册看到以前做的团手幅😛

岳光城堡🏰(上)

仆人凡×吸血鬼公爵岳

私设如山,OOC预警

无脑文,随便看看吧

——————————




岳明辉坐在城堡二层回廊看着大厅里热闹的宴会欢庆的人群,月光如水倾泻而下笼罩了地面上的所有,让万物都有了一丝丝温柔的意味,不过这美景对于岳明辉来说没什么可看的,多少年都是这个样子。


岳明辉是个吸血鬼,一个不记得自己活了多少年的吸血鬼,或许有几百年还是一千年?太久了记不得了,无尽的生命等同于无尽的孤独,没意思,什么都没什么意思。他仰起脖子一口饮尽杯中的红酒,放下杯子往外走去,太无聊了,待不下去,还不如回自己的城堡看看书睡睡觉。



走廊里静悄悄的,只有两边烛火吡剥的细微声响和岳明辉的脚步声,突然从对面传开了一阵奔跑的声音,一个长得很高的男孩急匆匆的向着岳明辉的方向跑过来,后面有人追赶他喊他和咒骂。


男孩慌不择路撞到了岳明辉身上,岳明辉看清了这是一个像狼一般的男孩,个子比自己还高一些,眼神冷厉下颌咬的死死的,鬓角还有一道伤口正在流血。


男孩被撞得一个趔趄又赶快向前跑。岳明辉是个吸血鬼,明明最讨厌狼人,也讨厌跟狼有关的东西,但看到这个男孩却莫名的产生了久违的兴趣,于是伸手拦下追赶的人。



“尊贵的岳明辉公爵,有什么事吗?”拦下的人连忙行礼。


“刚才跑过去的男孩是谁?你们抓他干嘛?”


“公爵大人,那个男仆是我们伯爵的仆人,有人举报他偷了伯爵夫人的珠宝,我们在他的屋子里也发现了珠宝,现在正要把他抓回去处理。”


哦!居然是个小偷吗?有意思,岳明辉挑了挑眉。“你们不要动他,这个人我要了。”


“这……公爵大人,我也没办法做决定,需要请示伯爵大人,相信伯爵大人会给您答案。”


“好,去问你们的伯爵,让他把人送到我的城堡来。岳明辉转身离开。


回到自己的城堡没多久就来人吧男孩送来了。




男孩跪在岳明辉的面前,岳明辉伸手抬起来他的下巴直视他的眼睛,男孩狠狠地瞪着岳明辉却有些微微的发抖。


岳明辉放开手坐下“别那么防备,我没恶意,你叫什么名字?”

“卜凡”

“卜凡吗?你是东方人?”

“……是”

“别误会,我也是东方人”


听岳明辉说他也是东方人,卜凡一下抬起了头看他,果然是东方人的长相。可东方人怎么会成为公爵?卜凡心里纳闷却不敢问出来,只能直勾勾的盯着岳明辉看。


“多大了?”


“我19岁了”


“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就在我身边吧,认字吗?”


“认识一些,不多”卜凡不太好意思的说。


“行,去找管家吧,他会告诉你干什么。”


于是卜凡就在岳明辉的城堡里住了下来,岳明辉城堡里人很少不像一般的贵族那般有无数随从,卜凡跟在管家身边学习怎么照顾他,记他的生活习惯和社交人群,每天忙忙碌碌却是能够吃饱穿暖不会有人打骂他,除了岳明辉隔三差五的吓吓他之外,卜凡觉得现在的生活挺好。如果能够一直这样平平淡淡的生活卜凡觉得可能更好。



所以怎么总说天有不测风云呢,说的就是这天。



这天卜凡按照惯例去岳明辉的卧室打扫。本来这个时候岳明辉应该在书房看书,但今天卜凡进入之后才发现岳明辉躺在床上,卜凡吓了一跳连忙道歉往外走,走到门口发现岳明辉还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怕他有什么意外卜凡走上前去查看他的情况,看到岳明辉蜷缩在被子里额头上的青筋暴起,他死死咬着自己的嘴唇,已经咬破出血了。


卜凡又叫了他两声也没有回应,于是卜凡犹豫的伸出手去摸他的额头,手刚刚触碰到岳明辉的额头卜凡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才发现被岳明辉压到床上,看到岳明辉的眼睛变成了红色,吓得卜凡慌忙挣扎却挣不脱,岳明辉的手就像铁锁一手扣住了卜凡的手腕,一手按住他的脖子。


岳明辉盯着卜凡的脖子舔了舔嘴唇,然后不容反抗的咬住了他的脖子,卜凡感觉到一阵尖锐的疼痛,岳明辉的牙齿刺破他脖颈的皮肤吮吸他的鲜血,卜凡疼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过了一会岳明辉恢复了精神,才发现自己正压着卜凡,卜凡脖子上的小眼还在往外渗血,岳明辉赶忙舔舐他的伤口加速愈合。岳明辉起身坐在床边看着卜凡,卜凡忍着失血的眩晕坐起来看岳明辉。


两个人对坐着不出声,空气都凝固了一般尴尬的不行,一会岳明辉开口了


“你看到了,我不是人类,这次是的意外但还有没有下次我不能保证,你要是害怕我可以放你走,走吗?”

【洋灵】霸道王爷的小甜心(一)

王爷洋×男妻灵

假装纨绔白切黑×胆小懦弱傻白甜

ooc预警,私设如山

——————————




送走宣旨的宦者,起身收起圣旨,拍了拍不存在的灰。木子洋紧紧绷着嘴角,垂下眼眸随后嗤笑一声“赐婚?皇后真是急躁,现在就忍不住了。”


木子洋是当今的三皇子,然而五年前前皇后,也就是木子洋的生母去世之后,现皇后为了给自己的儿子铺路竭力打压木子洋。

从那之后木子洋开始装作纨绔 游手好闲 声色犬马,即使如此皇后仍旧没有放下对他的打压,这次居然要把最近声名狼藉的安平侯庶子塞给他,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要说这安平侯庶子灵超也是个奇人,从来都是不声不响的,甚至之前大家都不知道有这么个侯府庶子,只知道有个侯府庶女。


原因啊是因为安平侯夫人是个善妒的,容不下别的女人生的儿子,其他的庶子没少受磋磨,所以灵超从小被当做女孩子养大,拘在深宅大院里鲜少露面。最近是安平侯世子和狐朋狗友玩乐时,被同样纨绔的林家公子轻薄才被发现是男子。也不知林家公子是喝酒喝傻了还是怎样的,居然把这件事说了出去,又被有心人大肆宣扬,什么安平侯家庶女其实是男子,又或者安平侯家庶子被调戏……不一而足。



皇帝年岁渐大,开始喜欢上给人赐婚。先前皇后就央求着给她的儿子四皇子求来了黄阁老的孙女,正春风得意呢,却被安平侯家的事情搞得没了好心情,安平侯是她的弟弟,而这两天安平侯夫人天天跑到她的坤宁宫去哭,哭的她脑仁疼。却也不由得心生一计,把这个庶子嫁给三皇子最合适不过她的心意了。于是跟皇帝吹了几天枕边风就把这事给吹成了,还要打着安平侯庶子温文尔雅 端庄懂礼能够让三皇子重回正道的幌子,面子里子都要了个齐全。



既然已经下了圣旨,事情也就没了转圜的余地。不就是取个男妻吗,木子洋觉得不在乎,左不过晾着他就好。

在木子洋的漠视中婚礼如期举行,走了一遍必须的流程之后,晚上木子洋喝的微醺进了洞房。房间内烛火摇曳 红罗帐暖 ,赶走了房内的侍者,木子洋拿起酒杯自斟一杯酒一口饮尽,木子洋想着:不管怎样,祥子都得做全了。


放下酒杯走上前去,伸手掀起了灵超的红盖头。在摘下的瞬间木子洋有一丝晃神,眼前的男子长得太好看,可以说是漂亮。木子洋定了定神转回身拿了两杯酒,一杯递给灵超“给”

灵超看着眼前的男人楞楞的接过酒杯,刚准备喝下去就被木子洋给拦住

“不是这么喝,来,挽着我的胳膊”木子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和颜悦色的和灵超说话,可能是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太无辜太透亮了吧!


灵超听木子洋的话挽着他的胳膊小口小口的喝完了这交杯酒,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

木子洋坐在他身边问灵超“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了吗?”


“…知道,该洞房了。”灵超低下头小声的说,小小的脸上羞的一片通红。


“呵,知道就好”木子洋轻笑,随后板正灵超的身子,伸手去解他的衣服。


木子洋刚脱下自己的衣服覆在灵超的身上,还没动作就感觉到身下人的颤抖。

“害怕?”


“……嗯”  灵超从鼻腔中哼出一声,死死的闭着眼睛又努力控制自己不要颤抖。


木子洋看着灵超的反应,心一软不再动作侧过身在灵超身旁躺下了。


看着身旁人悄悄松了口气的样子,木子洋对这件婚事的厌恶小了很多。也不再出声趁着酒劲就这么睡了。


灵超僵硬的躺着,听着身旁人的呼吸逐渐平稳也慢慢的放松下来,他侧过头去看木子洋的侧脸,高挺的鼻梁,线条凌厉的下颌线,饱满的嘴唇,还有鼻梁上的一颗小痣。样子看起来冷冷的,但也没有为难他。灵超来之前他的生母告诉他,不管三皇子是个怎么样的人也都是皇家的人,要他时时刻刻小心谨慎,他是男子,以后的日子还不知道会不会好过,要万事都要顺着木子洋的意思。


本以为进到龙潭虎穴的灵超看着方才木子洋的样子,觉得可能以后的日子应该没那么难过,崩的紧紧的心弦也稍稍放松了一丝。看着看着灵超也慢慢睡着了。



【洋灵】一个沙雕的头套梗

李英超最喜欢的一个视频博主kwin新了一个视频。赶着新学期开始的时间点,他也更新了一个对于大学生建议的视频,其中就提到了觉得在大学里应该去尝试一次打工,体验一下社会生活。李英超觉得他应该去试一次,正好看到了学长发的一个兼职信息,周末去给一个新开的甜品店做服务生,李英超觉得这个兼职对他来说还是很合适的就屁颠屁颠的很学长联系好了,约定周末去工作。

周末一大早李英超就兴冲冲的起来,洗漱,换衣服,还乐颠颠的买了两份早餐到了学长卜凡的寝室门口把卜凡从被窝里挖出来。也不怪小孩儿太兴奋,凡事都有第一次吗!卜凡迷迷糊糊的从被窝里出来的时候想,还给他带了早餐,挺好。

去兼职的这家甜品店是卜凡的一个朋友开的,正赶上店里服务员离职和学校开学店里人手不够,所以赶紧找了几个兼职人过来顶一顶。

甜品店不算大,早上没开门,店里只有三个人,一个在收银台整理,一个在往甜品台里放蛋糕,一个在后厨烘焙,听到卜凡两人进来前面的两人齐刷刷抬起头看他俩。李英超从没想到自己能见到特别喜欢的视频博主kwin,更没想到自己是在这样一个场景里见到他的男神kwin。

李英超沉浸在见到小偶像不敢打招呼又开心的甜蜜泡泡里,直到店老板拿出几顶动物头套放在他们面前安排好任务开始打招呼才回过神来。

你就是昨天凡子跟我说的那个特别好看的弟弟李英超是吧,我是这家店的老板岳明辉,你可以叫我岳叔。那个是我朋友,也是来帮忙的,叫李振洋,比你大,你叫洋哥吧。后厨的是店里的烘焙师傅董岩磊。磊子!出来见见新来的弟弟,岳明辉扯着脖子喊。

我,我呢老岳,你不也给介绍介绍了。卜凡在一旁探头探脑的问。

岳明辉小猫似的咧嘴嘻的一笑,人都是你带来的,还要我介绍什么啊。

不一样,你知道吗……卜凡边说边扯着岳明辉往旁边走,只剩下了李英超和李振洋。李英超很局促,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你好,我是你的粉丝!还是 你好,请多关照,好像那个都不特别合适。

李英超,你要哪个头套?李振洋指着四个头套问他,我,我要这个吧,李英超没看是什么就慌忙拿了一个要往头上套,头套有点小,慌忙之下李英超套不上去便更慌了。李振洋看他这慌慌张张的样子笑了出来,真是个小可爱。

别动,我给你戴。李振洋按住了李英超的手,然后小心的给李英超把这个随意拿的鲤鱼王的头套给戴上,然后自己也顺手拿了一个可以打耳朵的兔子的头套戴上了,“弟弟,你看我这个怎么样”说着还捏了两下耳朵的气囊,两只兔耳朵弹啊弹的,李振洋笑的也特别灿烂,李英超一下看呆了,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kwin心里想的就脱口而出了“跟你视频里好不一样啊”

李振洋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而后一闪而过,“你还看过我的视频啊?生活吗,跟视频里肯定有区别啊!” 李振洋悄悄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还好还好,暴露的不多,可不是跟视频里不一样吗,他视频里高贵冷艳,不是在看书读诗,就是在讲心灵鸡汤青春读物,现实中的他也就跟高是符合的了,他还想给这个好看的弟弟留下一个好印象呢。

很快,店门打开,人流陆陆续续涌了进来,卜凡和岳明辉也戴上头套一起工作起来,工作间隙李英超问岳明辉为什么要戴这个动物头套呢,岳明辉一笑,说还不是卜凡,那么高的个子还长着一张严肃的脸,过地铁安检都要比别人多查两次有他在店里那还有客人敢来,所以就想了个这个办法,果然生意就好多了。李英超还想问为什么这样还让他在店里,不过看卜凡即使再忙也要凑到岳明辉身边说两句话,摸摸耳朵就觉得自己还是别问了。

这一天李英超跟李振洋没有太多的交流,不过李英超还是如愿和李振洋加了微信。在得知李英超愿意长期过来工作之后表示自己最近也挺清闲的也会回来帮忙。

之后李英超只要是没课没事就来店里,一来二去下和店里的众人越来越熟悉,磊子一如既往地搞笑,岳明辉不仅温和还唠叨偶尔也会有点小脾气,这时候卜凡就会粘上去,卜凡也和外表的大个子不一样内心柔软需要被关爱。当然出入最大的是李振洋,相处的久了就会发现他跟视频里的kwin简直就是双面人生,又皮又嘚瑟还可爱,这是李英超心里悄悄地评价,不能说的那种,李英超觉得自己有一点喜欢李振洋了,也是不能说的那种。

和李振洋真正有了感情上实质的变化实在一个下雨天。本来中午天空中还是一片晴朗没过多久乌云就聚集起来了还没正式到下午就哗哗的下起雨来,一下雨店里面就基本上没有人来了,他们也清闲下来了,岳明辉给自己煮了一杯咖啡,问他们要不要,李英超摇摇头端着一块蛋糕坐到窗前看外面的雨,雨下的很大只能透过朦胧的雨幕看街面上行驶的车辆和偶尔匆匆跑过的人,李振洋在李英超的身边坐下,看着窗外念“窗外的暴雨,淋不湿屋内的你,我是暴雨,你还是你”然后就坐着看着天发呆。忽然李振洋张口问,“怎么不打雷呢?”

“为什么要打雷啊,你想听?”

“这样我就可以扑进你胸膛里啊!”

或许是老天爷看他说土味情话怕他太尴尬吧,话音刚落就打了一个大雷,轰隆一下。

李振洋和李英超都愣了一下,然后李英超就笑了,“您点的打雷套餐已到达,请签收。现在还要扑进我胸膛吗?”

“…扑!”

【卜岳】看!那里有一对绝美小情侣

看图说话,想到啥写啥,爱情是他们的,ooc是我的@




应新入会的部员们的要求,我来给你们科普一下咱们部长和总在他旁边的大高个男朋友。

作为学生会的一员,如果你不知道我们的风云会长和他的小狼狗男友的事,那你绝对是不称职,因为这两个人总是腻在一起,疯狂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给无数单身狗一记重击。

我们的会长大人岳明辉是一个标准的工科男,衬衫,牛仔裤,运动鞋,偶尔还会带戴眼镜,看起来一板一眼的,在路上遇到跟他打招呼他就会嘿嘿一笑露出小虎牙,即使一米八多的身高也看起来可爱的不行,让我母爱爆棚,当然,都是偷偷这么想的,毕竟我也是很有求生欲的。

会长的男朋友叫卜凡,是我们学校模特学院的,在他们院里也是出类拔萃的那种,一米九以上的大模身高让我等凡人看他的时候都脖子疼,平时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凶得很,一笑又感觉是那种阳光少年郎。

他们俩应该是一次运动会认识的,说应该是我也不知道他们之前认不认识(摊手)会长特别喜欢打篮球,就参加了篮球比赛,卜凡也参加了,不过他打的不怎么样,基本就凭借他的身高盖帽了。一场比赛僵持不下,卜凡可能是急了就开始横冲直撞的,会长就被他撞倒了还受了伤中断了比赛。

之后一段时间会长都手臂打折石膏来部门工作,卜凡也有事没事的过来帮忙,刚开始是偶尔过来帮忙,后来就是天天来再后来就早中晚一天三次了。从哪以后就能看到他俩天天黏在一起了,我还好多次看到他俩在食堂吃饭,卜凡夹起一口到会长嘴边,等会长张开嘴就收回来吹一吹再给他吃,然后会长就会舔舔嘴唇给他一个特别软的笑,像小猫似的。我觉得这就是他俩爱情的开始了,嗯。

他俩让我们都知道是有一次我们部门的聚会,整个学生会一起去海边玩烧烤什么的,当时大家开玩笑说可以带家属什么的,然后会长就把卜凡领过来了。不少人还以为他俩是关系好,我当时就看出猫腻了,这两个小伙子不简单啊,那些人难道没看到他俩肩并肩在海边沿着走,然后他俩不知道说了什么卜凡就按着岳明辉的头把他搂怀里了吗?卜凡还背着岳明辉在沙滩上跑!这哪是什么社会主义兄弟情,这就是爱情啊!

傍晚我们围坐在篝火旁提议要玩游戏,老套的真心话大冒险,我会说是因为有女孩子暗恋岳明辉打算接机表白才玩的吗,没错,我说了。

找了一块平整的石板我们在上面转瓶子,正好转到会长,就有姑娘含羞带怯的问他,在场的人里面有没有喜欢的人。会长抬头在一圈人里面扫了一圈说有,我当时心里已经开始放起小烟花了。然后岳明辉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子往旁边挪了挪贴着卜凡坐下,然后亲了卜凡下巴一口!鬼知道我当时怎么忍住喉咙里的尖叫的,是真的!真的是真的!之后的游戏是怎么接下去的我不知道,我只记得看他俩了。卜凡把手放在会长大腿上,一会揉一下一会捏一下,会长也不管他,这难道就是习惯了?

从这以后我们就都知道他俩在一起了,经常有人看到他俩搂着肩膀在学校里走着,偶尔还会看到卜凡陪着会长去上课,他俩就这么一直秀了两年。

最近会长和他男朋友都要毕业了,听说卜凡签到了北京的一个模特公司,会长打算陪他一起去北京发展。啊!这是什么绝美的小情侣啊!

说的也差不多了,今天就到这吧。

自己剪了个视频,各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4744356

嘻嘻